耿万喜申请国家赔偿被驳:将向最高法申诉

耿万喜申请国家赔偿被驳:将向最高法申诉
新京报讯(记者 李一凡)因代购橘子罐头被指涉嫌欺诈、并获刑五年的耿万喜,日前向江苏高院请求国家补偿,索赔202.9万元。今天(7月12日),新京报记者从江苏高院、耿万喜代理律师及其自己处获悉,他的请求已于昨日(11日)被驳回。耿万喜称,将向最高法申述。69岁的耿万喜5月14日上午,向江苏高院请求国家补偿。7月11日,其请求被江苏高院驳回。 受访者供图高院:中院此前驳回请求“适用法令正确”据新京报此前报导,1986年10月,耿万喜被滨海县人民法院一审以欺诈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一年。同年11月24日,盐城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维持原判。1990年9月3日,耿万喜被假释,假释检测期至1991年4月27日止。2018年6月,最高人民法院第三巡回法庭再审宣告耿万喜无罪。2018年6月20日,耿万喜向盐城市中级人民法院请求国家补偿,要求盐城市中级人民法院补偿其自被拘押至假释期满的人身自由补偿金、自被拘押至60周岁的薪酬丢失、按人均寿数的养老金和医保丢失、以及精力抚慰金,算计1644030.5元。盐城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查以为,本案不适用《国家补偿法》的规则,于2019年4月30日决议驳回耿万喜的国家补偿请求。新京报记者从耿万喜代理律师许浩处,取得的一份盐城中院决议书。盐城中院以为,耿万喜1986年4月28日被拘捕拘押,1990年9月3日被假释免除拘押,侵权行为发生在1994年12月31日之前(国家补偿法从1995年1月1日起施行)。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溯及力和人民法院补偿委员会受案规模问题的批复》规则“国家补偿法不溯及既往”。因而,本案不适用国家补偿法的规则,应当依照相关规则进行善后处理。耿万喜不服,于2019年5月14日向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补偿委员会提出请求,要求吊销盐城市中级人民法院(2018)苏09法赔1号决议。今天,新京报记者从江苏高院、耿万喜代理律师及其自己处获悉,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补偿委员会经审理以为,盐城市中级人民法院决议驳回耿万喜的国家补偿请求,适用法令正确。江苏高院补偿委员会决议书显现,已驳回耿万喜得国家补偿请求。 受访者供图耿万喜:调停未达共同 将向最高法申述7月11日下午,耿万喜前往江苏高院,与该院补偿委员会进行了调停、交流。今天(12日)上午,刚刚回来家中的耿万喜,电话向新京报记者表明,两边交流未能达到共同,“将向最高法申述。”耿万喜称,“精力危害,他们供认32年间存在,可是无法给予补偿,24年薪酬也没办法补。”新京报记者取得的一份江苏高院补偿委员会决议书显现,根据苏高法发〔1998〕28号《关于1977年以来判处的、经再审改判的刑事案件善后工作的若干意见》,耿万喜案的善后工作触及两方面内容。一是关于退休待遇执行问题,二是关于薪酬补发或经济补助问题。但耿万喜被拘押期间,其原单位现已闭幕,相关人员均自谋职业。江苏高院以为,耿万喜建议补发其自被拘押起至60周岁的薪酬,没有法令和政策根据,因其原所在单位早已闭幕,也没有现实根底。实际上,在与耿万喜洽谈调停时,江苏高院曾提出过补偿计划。江苏高院称,参照《国家补偿法》的规则,由盐城中院执行,向耿万喜付出相当于人身自由补偿金、精力抚慰金数额的补偿金68万元,另考虑耿万喜的实际情况,再给其补助10万元,算计78万元。但该补偿计划,并未让耿万喜满足。他告知新京报记者,期望可以取得人身自由补偿金、薪酬丢失、精力抚慰金,算计2029230.51元。终究,江苏高院作出(2019)苏委赔6号决议,驳回耿万喜的国家补偿请求。“昨日(11日)在高院,我提出向最高法申述,他们赞同,等最高法定论后,再谈78万元弥补一事”,耿万喜向新京报记者弥补说。新京报记者 李一凡修改 李劼 校正 李世辉